电子邮箱

密码

注册 忘记密码?
  电脑版          手机版
关注我们 |      
名称描述内容
观 点
《黑与白》让我明白
来源:原创 | 作者:高忠垠 | 发布时间: 2024-01-28 | 492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作者高忠垠制作甑蒸茶


常在市非遗促进会群里,“乡野牧歌”四个字诗情画意,充满了浪漫色彩,既有家的温馨又有野性的释放,留给我一幅梦幻般美好的画面……

初识李伊忠,是在2024118,腊月初八,大庸所村,因为是他给我联系专家袁启君,电话内听到他语音,态度和谐可亲,真想见他。18号这天胆大的我,真想见他,但自己又有点忐忑不安,读过他诗词感觉到他地位很高,文人大咖,有点不敢相见。但为了专家对接牧羊冲甑蒸茶,我调整好心态,勇敢走在前排叫熊会长打听,东望西望没看到,此时打电话,在相隔百米距离互望面孔,走近细看,只见乡野牧歌威武霸气,才气满身,在我175高度上最少高出10/公分,一眼看上去他就有人生宽度!难怪他写出《黑与白》的好诗文,他主动伸出手来握手,紧张的我当握住他的手感觉到他在握住笔杆不松手,他柔软手感,我感到他心地善良,很有文学深度!心里彼此热乎乎,自我介绍,相对而笑,这时我明白他在为非遗项目寻找专家一直在非遗路上忙着,明白他是我们非遗促进会副会长分管专家与非遗项目对接,明白了既是非遗项目的联络人,也是非遗项目人与人,人与自然,人与社会的介绍人……致谢李伊忠为非遗项目牵线搭配,不是媒人的媒人。

注:乡野牧歌,实名李伊忠,市非遗促进会副会长。《黑与白》诗全文:母亲原有一头黑发/不知何时/间谍般的敌对者悄然潜入/持久地/以时间换空间/抵挡不住/所有的白色/终于占据/她的至高点/溃败的兵勇,退于脸/巢穴/原本开阔的白皙/我开始适应/并热爱母亲越来越严重的/黑白颠倒。

供稿:高忠垠

审核:熊文渊







观 点